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2021-07-28 17:51:02 千祝文化网专稿千祝文化网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从大写意花鸟、工笔花鸟、青绿山水、人物到工笔重彩几种绘画风格,这是您绘画探索与尝试的先后顺序吗?您为什么中意这么多种类的绘画? 其实这几种体材是我在学习中国过程的一个次序,但也不是绝对。中学的时候我学习的是写意花鸟画,那个时候其实谈不上对中国绘画的理解,只是当时有个老师是画大写意花鸟画的,于是便开始依葫芦画瓢,真正对花鸟画的理解是从中国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高士尊老师那里得到的,从高老师那里理解了什么是笔墨,什么是造型,什么是意趣。后来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学习,接触的第一个老师王天胜教授是画工笔花鸟的,高老师的夫人陈慧敏老师也是画工笔花鸟的,所以又进入工笔花鸟阶段的学习。对青绿山水的钟爱也是在军艺,当时著名山水画家师恩钊先生作为外聘的老师给我们讲授山水画的创作,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了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这是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的旗帜,无人超越,临摹了几卷,很受益。而军艺最擅长的,也是教学的重点就是人物绘画,军艺所有的老师都是画人物的,而后来有一段时间是画写意人物,主要是受中国艺术研究院陈绶祥新文人画思想的影响。但是,这几年是在尝试一些重彩方面的探索,我觉得可是逐步找到了专属自己的绘画语言。

尝试这么多类型的,其实是在学习与积淀,然后准备厚积薄发。当然,现在由于教学的需要,所以要求我要全面贯通。 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作品的珍贵体现在哪里?      艺术家的作品是体现一个艺术家修养学识以及智慧的最直观的表现方式,创新性是她的珍贵之处。 接下来着重发展的是哪一类绘画,或者说有哪些新的尝试与实验?     我还是想把中国传统绘画要再系统研习一边,尤其要吃透传统美学精神,然后,在青绿山水画方面再下些功夫,最后,还是继续探索一下西方印象主义的色彩,使其怎样与中国传统绘画的美学精神进行有序融合。 您曾经说过:“笔墨当随时代,作为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应当具有时代的气息,但这种‘当代’不是没有文化根源的”。请问“根源”是指什么?您又是如何认准当代的文化根源的?    “ 笔墨当随时代”,这是出自清代著名画家石涛的语录,可见古人画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纵观整个中国绘画历史,每个时期的绘画都有其时代特点,都会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创新,都保留了前人一些非常优质的美学思想、人文精神、技法等等,这些都是“根源”,我认为中国绘画在当代的文化根源是“意境”,无论你表现的画面有多写实,或者抽象,但是,要“气韵生动”,“意境”不能缺失!

第二部分 您之前提到西方新印象派在色彩方面达到的高度,使您对传统国画的用色有了大胆的实践,这里面包含用“光”和用“色”,能否就您的一幅比较代表性的作品给我们讲解一下?    《朝晖》画的是晨光下的郁金香。这幅画画了好多年了,原是写生北京植物园的郁金香,后经过整理,创作了这幅作品。传统的工笔花鸟不会这么画,都是随类赋彩,比如陈之佛、于非厂的花鸟画,没有光,色彩的对比度较大,一看就知道这些老先生并没有学过色彩学,对西方印象派也不会特别了解。再看《朝晖》这幅画,在整体用色上是邻近色较多,暖调子为主,又有很小面子的冷色的花蕊进行对比,这属于色彩的“小对比大调和”印象派的色彩很重视这个,同时画面出现了逆光,所以还带有一种神秘。这就是一种创新!还有《金色生活》,其实也是这种用色原理。 还有就是关于工笔画的空间结构性,如毕加索,根据不同的侧面,把现实的形态重新组合,那么在您的作品中这种结构主义是如何应用的?(举例作品说明)    关于画面的结构性,其实我在《耿丹印象》、《金边夕照》之中都有应用,我们看到的画面其实并非是正常情况下一个视角的结果,我是把看到的东西进行了分解与重构,而这种重构可能跨越了时间因素,但是我觉得无论你怎样重构画面,它的整体性被不能破坏。《耿丹印象》这幅作品中,树木的形态是做了平面性的归纳,建筑也进行了多视角的统一处理,光与色采用了空间混合的原理。 工笔重彩《金鞭夕照》是印象派绘画风格与传统工笔画的融合吗?请你谈一下您的工笔重彩画的特点?   《金鞭夕照》算是一幅融合新印象派风格与中国工笔画技法的作品。我的工笔重彩画的材料没有太大革新,就是传统的纸张与中国画颜料,但是,光”和“色彩”作为是追求的一个目的,绘画中利用色彩空间混合的原理,创造出具有强烈光感与空间感的画面,同时,融入一种具有东方神秘感的精神境界。这种重彩画与西方印象派绘画的最大区别在于:1、绘画的材质是中国绘画的创作材料,2、所创造的意境具有东方的人文精神。与中国传统绘画的主要区别在于:1、色光的应用;2、表现的形式题材有所差异;3、色彩空间混合原理的应用。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空港杂志、圈层媒体《领御》对话刘子默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价值判断。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千祝文化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730257638@qq.com。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千祝文化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