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2021-06-09 15:49:42 程翔宇千祝文化网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文/程翔宇

 

  中国山水画萌芽于晋唐,成于宋,水墨与青绿两大形式,斧劈和披麻皴两大技法日臻完备成熟,并且有很多的代表作品问世。李成的《晴峦萧寺图》,范宽的《溪山行旅》,李唐的《万壑松风》,夏圭《溪山情远》,董源的《夏山图》,巨然的《秋山问道》,郭熙的《早春图》,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及宋代作品《丹枫呦鹿图》等,都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成为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不朽之作品而彪炳千秋。

  当时的画家并没有先辈的传统可参考和模仿,他们在大自然中,在真山真水中观察、体味、创造,荆浩隐居太行洪谷,登山观看古松,怪石、祥烟,尝携笔写生数万本。范宽居终南太华、览云烟、察风月,默与神遇而寄予笔端。董源、巨然写江南山水,平淡中峰峦变化,率真中烟霞明灭,格调高逸。在自然生活中体悟创造了相当完备的技法。前人精美和惊人的创作成了传统,当传统成为财富时,情况就有了变化,传统成为一种程式,获多或少已转变为某种主观意想所确立的造型结构和形象符号,并且以种种称谓冠之而分解成诸如画谱的样式分类,自然形态的树、石、云、水渐渐演变为一种“图解”中的模式。有了程式、典范、拐棍就可能不用自己迈开两腿走路了。如果只在前人的程式中讨生活,而离真正的生活越来越远,从而也就缺少了新的创造,新的生命力。南北宗之说,“文人画”之说,各有评说,但至少有一点是片面性的,即一味地贬北褒南,排斥斧劈,只重披麻,把艺术创造引向了纯粹的笔墨游戏。传统是什么?我们后人又怎样去理解传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也是当今山水画家如何摆正传统与生活的关键所在。多少年来,人们对传统的认识有失偏颇。尤其元以后至清末,过于追求城市的造型结构,在“图解”模式中搬来倒去,在书斋宝塔里搬山头,把技法视为“法宝”。造型结构的图式化虽可示以入门,但如何发展显然需要面对更多的问题,前人深入生活与自然为友,与生活对话,李唐没有对古松的深入观察体悟,不可能把《万壑松风》画的那样打动人心。难道这不是传统吗?

  从石涛、黄宾虹、陆俨少、李可染、石鲁、傅抱石等大师的艺术成长过程不难看出,他们既有对传统的深入研究,又注重生活、并在生活中寻求、探索时代的笔墨语言。李可染先生,坚持到生活中去写生,创造了一种生活的真实。到生活中,更主要的是如何去,去干什么?不是人人都能到生活中采集到矿石,更不是人人都能将矿石炼成金子。这就是我们当今作为一个山水画家应该深思的问题。石涛画法多变,风格多样,和当时的临古风气完全异趣,特别提出:“画山川,必须熟悉山川,达到山川与予神,遇事迹化”。提出了:“搜尽奇峰打草稿”、“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到大自然中去感悟。创作出很多优秀的作品尤其是小幅画更为精彩,境界优美奇峻,皴法丰富严谨,墨色浑然一体,疏密明暗隐现皆良多趣味,生动而不粗俗,精密而不纤弱,其丘壑、章法、笔墨、境界亦无一不精到,气脉尤皆能一贯,开创近代山水画的一代新风。

  黄宾虹一生游览了中华大地无数的名山大川,九上黄山,五游九华,四蹬泰岳,饱赏西湖、富春诸景,漫游江苏虞山、太湖、扬州、浙江天目、天台和雁荡…… 壮阔的中华大地,秀丽雄奇的山川,尽受这位时代风流画家的胸中。创作了雄浑苍莽,大气磅礴的新时代,使濒临灭息的中国山水画获得了新生。李可染先生有感于祖国山河的雄伟博大,磅礴气势,用他的全部心血和智慧,全部的胆识和修养,加上无比的勤奋,终于创造出了伟大的艺术作品。他在并不细节描写的同时,高度把握了整体效果,在并不中间色调的同时把黑白对比发挥到了极致,创造了深厚,钢打钢铸的大好河山壮美的艺术形象。把充盈于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表现的淋漓尽致,使人惊心动魄,回肠荡气,这才是艺术。石鲁也是一位大师,他发现创作了黄土高原的美,他没有古人程式的图式约束,大胆突破,把墨与水,墨与色,绘画与书法的关系创造性的运用,不拘一格,自然天成,遒劲古朴,泼辣、豪放而又充满了书卷气和金石味,高扬了黄土高原的生命力,把高亢的“信天游”唱的响彻云天。这就是石鲁的艺术。这就是生活新的给予!傅抱石是一个天才的画家,他的山水画吸收的清代文人的优点,通过大量的写生,把山水画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他的画气势磅礴、意境营造、技法变幻自如充溢着他的才华和不群的艺术个性,豪放使他能在精神完全放松物我两忘,天马行空似地在艺术天国里自由驰骋。创造了一个自我的艺术天地。陆俨少先生一生经历坎坷。饱受了世态炎凉,他的山水画是在传统的笔墨的深层企求变法创立自己的独特面目的,观赏陆俨少先生的作品,不得不使我们钦佩他的用笔所造就的意境的神奇灵变。以传统笔墨,以生活为依托。如果没有长江上的放筏和对自然的观察体悟,不可能创造出奇峰幽壑,风云山气。墨韵神宇变化多姿令人叹为观止的《峡江图》、《春城山色》、《巫峡云涛》等优秀作品。综观古今大师的艺术作品,我们作为一个后学者,应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不断地加强人格修养和艺术修养,勤奋耕作,才能把自己的光和热充分的释放出来,这是我对同辈青年画家的寄语,也是自勉的信条。

 

部分作品欣赏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艺 术 与 生 活”——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之我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价值判断。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千祝文化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730257638@qq.com。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千祝文化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