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宇的山水谈

2021-06-09 13:52:37 梅墨生千祝文化网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文/梅墨生

  
       画家程翔宇是我美校的同班同学。

  忆昔年三十位同窗,当时之好学不倦,当时之锲而不舍,当时之少年任气……似早已成过眼云烟。而今仍不弃画业者,已寥寥无几,程翔宇就是这仅有的几人之一。而且不管其工作生活如何变化,他始终未放弃这一事业,可以说,在他心目中,勤奋画艺,求索美感,已然是不可移易之毕生追求。

  翔宇家居廊坊地区,依傍白洋淀。此地湖水浩淼,烟波苍茫,春日则鸭鹅湖柳成天然画卷,夏日则芰荷香风飘逸数十里,秋日则白芦花瑟瑟于西风中,冬日一派宁寂而萧然的北国风光。这种地理环境,自然会深深感染这位心中充满诗情画意的人。他近年之独钟情于山水画创作,或助缘在此。

  历史推移,人文代迁。古来论画之分宗别派,于今已渐成旧观。不过,当下画界俗议,异常有南北画派之说,此说与晚明莫是龙、董其昌辈倡言南北宗似有不同,然二者之间或不无一丝瓜葛。今人之论南北,每从地域画风立论,谓南文秀而北质朴,谓南空灵而北实在,谓南优美而北雄壮,或以山水之陆俨少为南派,李可染为北派等等,不一而足。探究莫、董二氏之论南北宗,系移禅学入画论,明确指出“但其人非南北耳”——不是从画家活动地域着眼的。概括而言,以文人画为南宗,水墨渲染,书卷气为尚;而行家之画为北宗,功力胜于天然,丹青刻画为貌。联系古今二论,似亦有一脉相牵。

  证诸当代画坛,南北之分显见,而宗也派也难说。即以陆俨少先生山水而论,中亦不乏雄浑刚健之趣,李可染先生之山水则亦常有水墨氤氲之机,自不待言。如今世界,文化交融,人事往来,已不似古代之悬隔。但是,异域人文,必各有因革,此物事之常理,画事当不例外。

  翔宇的山水画貌逐渐自立。他的山水画,在深入学习北方山水画风的基础上,亦重视吸收南方山水的清灵气息,于苍茫浑朴中求清空秀逸,不能不说这是他的独到见识。1998年他又南下杭州,访友问师于中国美术学院,2003年又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第三届中国画名家班,试图再作努力。

       而如今,他的努力有了新的收获。今年的十届全国美术展,他的山水作品入选。在从事编辑之余,他还要抽出时间和精力从事创作,随着视野的开拓,他的实践也日益扎实稳健。对厚秀意蕴的追求,对色墨浑融的尝试,对构成图式的设计,都显得更为成熟和完美。

  总体而言,程翔宇的山水画创作,既重视构成法则的运用,又重视整体意境的营造,而在表现对象的写实刻画上力求真实精到,在气象意蕴上又努力制造迷茫境界,甚至借鉴抽象符号入画,使写实与写意相结合,足见他对中国画传统有着深刻的理悟。

  程翔宇对自己设计的山水道路是不平坦的,因为他并不满足于小巧式地制作出一种小面目。为此,他要更加深入地研究传统和感受自然,沉潜于山水之中,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审美圣殿。以他多年养成的韧性与对艺术的执着之志向,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会实践并实现这一美好的追求。我为他的山水实践鼓劲——以一个老同学的心态。

 

部分作品欣赏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程翔宇的山水谈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价值判断。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千祝文化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730257638@qq.com。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千祝文化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