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2021-06-08 17:02:09 祝振中千祝文化网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文/祝振中
 

  当代山水画坛深研民族传统与借鉴西方理念已成为两大活跃创作基素。这在那些富于活力的中青年画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确,程翔宇正是此中的佼佼者。近年来,他以大量的苍厚雄阔、墨彩浑融、意向灵奇、迹简境深的山水之作,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貌,也因此引起画界的广泛关注。

  程翔宇的山水立足于传统的挖潜与新悟,在文化定位上显示了深厚的学殖与定力。诚然,中国山水画自古就是文化精神的载体,那些文人高士们或者在山水中放浪形骸、寄意寓兴,或是悟对林泉、澄怀观道,将一己之理想与天地自然相通契,其在山水中寄寓的文化深情可谓醇厚而玄远。面对这样一个传统的海洋,如果能沉潜其中而有所探获,确实能见出一个人的才识与胆魄。李可染强调的“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正有此番深意。

  程翔宇是下过这种功夫的人,这从他的大量的山水作品中一望便知,但他那鲜为人知的日记式的随笔,更是他渐悟传统,与古通会的秘密津渡。翻览他的这些图文杂陈、思深识锐的文字,或有感于古法之妙,或志兴于山水之奇,或检讨时风流势,或感悟林壑玄理。无论片言只语还是长文大论,皆可见出他思想的深度。循此,可较为便利地进入他设置的山水世界,在山重复水中领略其林泉高致,探寻其以山水为出发和归属的心灵行迹。

  程翔宇山水呈现的精神意向,首先是体道明理的形而上寓义。这对那些长于思考、于传统文化精髓了然于心的画家是很自然的事。中国山水是写意艺术,既写山川之意也写自我之意。然意之高下却大有讲究。着意于大道,于山川物理体察证悟,才能得自然真趣。否则妄执偏狭,既不明事理,更无法体正道,只会堕入小我之境,这在山水传统中是性命攸关的。早在南朝时宗炳就提出“山水以形媚道”的言论,其开篇明言“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点化出中国所独有的观物取象的方法,这便是一自然为本的观察与体悟。弃绝杂虑,悟对溪山,然后能离形取质,达到物我一如的境界,则画境自高矣。细观程翔宇的山水,亦隐约可会此种妙境。他的《青山绿树一溪风》、《云水相依》、《秋云淡远》等作品中透出的虚灵合和气象,应是深悟之后的妙得。东坡云:“物,一理也,通其意则无适不可。”体自然之道,通物象之意,山水画才能脱开实景拘役,达到更高的精神自由的境界。

  程翔宇的山水苍厚灵奇的个性状貌,是含道映物的具体写照,亦是其人品气质的自然表露。山水得厚不易,龚半千就曾感叹:“画师用功数十年异于初学者只落得一个厚字”,厚乃气厚,非关涂抹。而气厚说到底还是人的 气质学养所致。程翔宇生性质朴、为人厚道,其笔下之厚自是意气所致,这与那些有意为之的厚涂纵抹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这个本质或可用骨气二字概括,厚中有骨,不卑不亢,厚中才见精神。荆浩云:“生死刚正谓之骨”,骨与生死并提,可见骨不易致。为人刚正,意气凛然,骨才能有所本。当然骨气要落到纸上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实有赖于笔法之力,然后心手双畅,笔才能传人之骨气,所以人品画品亦是长期修炼的结果,并非朝夕可致。

  苍厚既已不易,而兼以灵奇就更显难得。程翔宇正是在其作品中寄寓着这一山水理想。他既钟情于宋人的雄浑,也倾心于元人的淡逸,试图于南北融合中兼取两者之长。为此,他曾于1998年南下杭州,在中国美术学院专研山水,用心体味南方山水的清灵之气,并将这种灵气浑化于自性的苍茫朴厚之中。清人方薰云:“画贵有奇气,不在行迹间尚奇”,程翔宇的山水与此暗合,这从他后来的一批山水写生中显示得极为明朗。翻开他的《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个案研究》,一股苍茫润泽之气充盈其间,山体峻厚,林壑幽深,于雄浑坚实中透出空灵邈远之趣。既写出了北方山水的气度,也融入了南方山水的灵透,可谓妙得神韵。这一变化显然与其对笔墨的正确理解大有关联。他用笔沉而不板,苍中见润,用墨又极见灵变,因而笔底幻出,自是山灵水韵。他善以干擦取质,层层叠加而极具韵致,因而气息充融、韵余于纸。关于山水气韵,方薰在《山静居画论》中有极精辟之见,“气韵生动为第一义,必然以气为主,气盛则纵横潇洒,机无滞碍,其间韵自生动矣”。程翔宇自身既不乏燕赵豪侠之气,又长久浸润并吸收南派山水的灵秀,历经长期的笔墨厮摩,逐步形成了以气运法,气贯全篇的谋势造形之功,使其山水之作无论巨幅小帧都气旺神畅,天机自动,营造了独具个性的山水风范。

  程翔宇山水中所显露的色墨浑融之象亦显示了其独有的魅力。近年来,他作品中的色墨之象更多以强烈的面貌出现,亦墨亦色,明显加强了笔墨语言的份量。用色纯以笔写出,触纸发力锵然有声,其用色又多为石色,古厚拙朴,偶用锌白却也灵动迷离,于意境的营造颇具匠心。如他的《泉流千载》,《高山流水》、《巴蜀人家》、《岚气秋声》等,都以沉厚的色墨强化了作品的意境,也与那些柔靡轻巧的山水风流拉开了距离。同时,程翔宇将多年的设计经验巧嵌于山水营构之中,突显了画面构成的韵味。在大势的开合屈张、色墨的质感韵律、体量的黑白对比等方面融入了时代审美情味,成为其个性风格的又一表征。

  程翔宇的山水世界是心灵之境,但却不脱离实境。他的山水不以虚幻飘渺眩人,而是遵从自己的生命理想,以境感心,因心造境。他极注重写生,在写生中悟通笔墨的真谛,既不拘泥古法,也不迷于物象。在与山水悟对中,他天性中的朴素真醇自然地注入笔端,因而,他的写生变成了与山同契的体悟过程。在体悟中自然“山性即我性、山性即我情”。荆浩云:“度物象而取其真”,只有我心真诚,才能处之以静。而得见物象之真。程翔宇于此中妙谛显然多有参悟。因而其山水能灵苗自探,神理凑合。在抒情写意中显示出雅正宽和、敦厚质朴的大方气象。而更为可贵的是他山水中体现的学人本质,不以固定面目自限,总是在探求新的可能。从国美学习时期对清雅灵动的笔墨意趣追求到北方山水写生中融入的苍茫浑厚的意向,以及近期作品中呈现的墨彩互映、笔力健拔的审美意向,可以看出他总能以真情作画,以性灵使笔,在遵从自我内在欲求的同时,正逐步走向情与境、意与象、笔与墨、墨与彩互融化的不隔之境。

  当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为一个山水画家,扎根传统,悟对自然,在融入时代的当下生活中永褒自性澄明,需要做的还很多,但以程翔宇的勤奋与敏悟,以他几十年对山水的执着与厚积,登上山水境是自然的事。我深信并静待这一天。

 

部分作品欣赏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苍厚复灵奇——程翔宇的山水境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千祝文化网的价值判断。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千祝文化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730257638@qq.com。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千祝文化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